<center id="6mwzf"><em id="6mwzf"></em></center><code id="6mwzf"><small id="6mwzf"><track id="6mwzf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
    <center id="6mwzf"><em id="6mwzf"></em></center>

        1. <pre id="6mwzf"><em id="6mwzf"><p id="6mwzf"></p></em></pre>

          1.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新聞詳情

            【天下網商】我在首都機場送外賣:一天跑20公里,明星比電視上更瘦更美

            2019-08-14 15:56:36

            2018年,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億人次,成為中國第一個年旅客吞吐量過億人次的機場,也是繼美國亞特蘭大機場后,全球第二個年旅客量吞吐量過億人次的機場。


            在1億人次的起飛降落背后,有一群外賣小哥常年奔波于這個亞洲最大的機場里,他們見過父母送兒女出國前,叫外賣讓她吃一口最愛的臭豆腐;收到過陌生旅客給的奶茶;遠觀過烏泱泱圍了一圈人的韓國明星;還因為送餐急錯過了成龍、何炅、劉德華……


            他們見證了一場又一場的離別,一次又一次的重逢,一份平凡工作自有精彩。


             機場電路維修員兼職送外賣 


            北京首都機場,劉金柱把車停至車棚,步行近1公里到T3航站樓大門口,里面是洶涌人流,他抬眼辨認著白色訂單小票上的地址,小跑著尋找顧客。


            “T3航站樓派出所后面的休息室、T3麥當勞旁瞇一會兒休息室、3號航站樓四層出發H島,廣場東側 H33國內售票處、一經路國內要客部……”


            各種語焉不詳的收貨地址,對首都機場的騎手們無疑是一個難題。


            所幸,37歲的劉金柱負責T3航站樓的電路維修長達7年,才能夠找到客戶注明的各類不一的收貨地址。7年前,他從山東菏澤到北京首都機場工作,從一個機場編外的電路維修員變成了正式工。


            劉金柱乘扶梯送餐


            平時他過著白班夜班兩班倒的生活,值完夜班后,隔48小時再上白班,會有比較充裕的空閑時間。今年年初起,劉金柱決定把夜班后的白天空檔也利用起來,賺點外快。隔壁鄰居,剛好是一個外賣小哥,在對方的推薦下,劉金柱開始在點我達兼職送外賣。


            為了方便,他一回到機場附近的出租屋,就脫下機場制服,換成橙色外賣服騎車出門。因為定位就在機場附近,時常會配送周邊的訂單。


            劉金柱在機場問路


            即使作為航站樓“老江湖”的他,在“配送難區”機場送外賣,也曾有向航站樓片區保潔阿姨求問地址的經歷。


             爸爸也是見過明星的人


            顧士國同樣對機場片區送外賣的難度深有體悟。


            他加入點我達已經2年多,算是這片區域的老騎手。在同樣的時間,其他地方能送5個順路單,但是在首都機場可能只能送一兩單。高峰時期,他在航站樓上下樓層,從來不坐直梯,改走扶梯來得更快。


            顧士國在機場車棚停完車去送單


            有一次,90后點我達外賣小哥張萬里,接了兩個到T3航站樓一層的順路單,一個要送到西側的國內要客,一個送到東側的國際要客,他在里面來回跑了近2公里。


            “就我配送這段路正常步行,至少也要15到20分鐘,所以我們在里面都要提著外賣袋跑著送。既要避免撞人,還要小心防止餐品傾灑,有一回拿著好幾份麻辣燙在里面跑,手都勒得發紅,送T3航站樓,對我們來說這難度一點都不比跑馬拉松少。”張萬里說。


            張萬里送餐途中


            有騎手做過統計,在機場送外賣,最多的人每天要跑20公里,相當于繞操場50圈。


            雖然工作辛苦,可也有福利,隔三差五能碰上不少明星。一次,張萬里看到國際到達層烏泱泱圍了一圈年輕人,年齡和他差不多大,但是因為送餐急,也沒顧上了解情況,后來他聽安檢的人說,來了一個韓國明星。


            劉金柱對此見怪不怪,機場里總有明星出沒,但他總忙著送餐,沒有觀望的閑心,錯過了親眼見成龍、何炅、劉德華的機會。


            劉金柱的手機里存著林允的照片


            有一次他送完餐,聽旁邊人喊:“林允,林允,美人魚!”趕緊跟著周圍粉絲,拿起手機偷偷拍下一張照片,快速的抓拍,定格成一張模糊的照片,挺瘦挺漂亮的一個女孩,至今還存在劉金柱的手機里。


            “爸爸也是見過明星的人。”他笑著和電話里的兒子分享。


             訂單背后的溫情 


            顧士國經常會接到T3航站樓負一層民警休息室的訂單,那里任何時候都燈火通明,凌晨和深夜還有民警下單,點早餐或者夜宵,偶爾還會備注幫忙買水或者紙巾。他們出門拿餐都是來去匆匆,顧士國連照面都沒打上。


            有一次,他忍不住和一個讓他帶水的民警抱怨:“警察同志,你們少點外賣吧,就屬你們的休息室離車棚最遠,要走2公里多,但是你們又不讓我們把車停到航站樓門口。”民警聽完笑了笑,又嚴肅地對他說,出于安全,車輛都要按規定停放。


            張萬里在車棚喝水


            不知情的新騎手違規把車騎進航站樓,被機場民警嚴管教育,但民警仍會給他們好評。


            午晚高峰的外賣訂單一般都來自于機場工作人員,而旅客則偏好點下午茶和水果,前者占機場訂單量的八成。這是點我達平臺的騎手得出的結論。


            他們甚至很少見到下單的機場工作人員,按要求將外賣送到安檢處、值機柜臺、休息室或者辦公室。忙碌的工作人員往往點完餐后,手機放一邊就去忙工作。


            劉金柱說,“打他們電話聯系不上是常有的事情。”他一旦打不通電話,就會在安檢處喊一聲:“誰點的外賣,麻辣香鍋?”


            顧士國和劉金柱


            當然,很多匆忙趕飛機的旅客也在考驗著外賣小哥。


            張萬里在等餐的過程中,曾接到一個催單提醒,那位顧客解釋說,女兒要去留學了,趁著進安檢口前,再給她吃一口最愛的臭豆腐。“當時聽了那個父親的話,就趕緊先把那一單給送過去了。”


            顧士國曾接到一單,送兩杯奶茶和一些點心給一個旅客,旅客收到后,給了他一杯:“我點多了,喝不完。安檢也沒辦法帶進去,送給你喝吧。”他捂著尚有余溫的奶茶,感到心窩暖。


            劉金柱則越來越適應機場維修工和外賣小哥兩份相互穿插的身份。他回憶起4年前,《奔跑吧兄弟》欄目組在首都機場取景,“我看到他們運送拍攝設備,現在想想,我們騎手每天也在機場到處奔跑,不也是現實版的‘跑男’么?”

            第一主版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