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ub id="3adgv"><tr id="3adgv"></tr></sub>

    <i id="3adgv"></i>
        <i id="3adgv"><sub id="3adgv"><delect id="3adgv"></delect></sub></i><b id="3adgv"><sub id="3adgv"><tr id="3adgv"></tr></sub></b>
      1. <i id="3adgv"></i>
        1.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新聞詳情

          【億歐】點我達謝新宇:技術與運營迭代成即時物流變革驅動力

          2019-09-10 15:15:03

          [ 億歐導讀 ] 2018年成為即時物流行業融資爆發年,但進入2019年以來,即時物流融資聲音變少。究其原因,謝新宇對億歐物流表示,不融資不是不好,而是恰恰說明,即時物流行業度過了野蠻發展、比拼資本的時期,開始進入精細化運營階段。


          “即時物流領域的痛點和短板,并不是靠價格補貼與資本調整那么簡單,這是不良競爭。大家更應該關注背后的驅動力,通過技術和運營力量不斷迭代,提升消費者體驗,這才是價值所在,也是未來即時物流行業重點關注和投入發展的方向。”謝新宇接受億歐物流專訪時表示。


          謝新宇,2011年從事物流行業, 2015年6月,和團隊創立點我達,任聯合創始人。點我達是一家“眾包模式的即時物流平臺”,致力于末端即時物流服務,以眾包共享模式,為用戶提供直接從門到門的極速、準時、可信賴的物品送達服務。

          截至目前,點我達有近700人員,技術研發團隊占比39%,每年投入研發費用近8000萬元。覆蓋城市350+,服務商家數量236萬,平臺注冊騎手數量390萬。

          點我達融資歷程

          發揮各自優勢,協同式發展
          即時物流基于數據,通過實時全局調度的方式以匹配實時需求與實時運力的配送服務,目前已經進入了2.0時代。點我達在即時物流市場中憑借著自身的智能調度技術的積累和迭代,形成了自身的技術壁壘。點我達目前已經形成了智能調度、智能定價、智能管控的智能化管理平臺。謝新宇對億歐物流表示,推動點我達成長較快的除了自身技術外,還有另外兩點:第一,模式優勢。2015年是技術流爆發的一年,眾包模式的物流是其主流形態。我們看到了眾包模式發展的趨勢,并用其去做即時物流品牌;第二,資本加持。點我達加上阿里和菜鳥等資本和訂單業務支持,與菜鳥、丹鳥、餓了么、盒馬等形成了良好的業務合作關系。

          不過,其他企業在技術上也各有優勢。例如,UU跑腿在大數據技術的支撐下,制定了各項統一的跑男資質、計費模式等標準規范,形成自身供應鏈優勢;閃送通過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前沿技術,結合強大運算能力,不斷優化系統功能從而提升服務效率;同樣眾包模式的新達達融入京東干線、倉配和配送站等體系后,形成了自身的供應鏈優勢。

          問及面對如此多競對時,謝新宇認為,同城配送的需求其實是來自于交易,物流伴隨著交易產生。點我達首先合作的是零售組織、物流企業及外賣企業。其他企業面對的是C端市場。這是一個千億級的市場,其在規模效應下,能夠實現降本增效,提升服務質量,并降維收割低頻市場。

          未來,C端市場的競爭會更加激烈,這就需要多家企業共同來挖掘這個市場。同時,物流行業具有和商流緊密關聯的特點,因此必然走向集團軍作戰,即需要和上游生態協同發展。

          既然要和上游生態協同式發展,就不得不提阿里旗下的新零售物流體系,有丹鳥、蜂鳥、點我達、淘鮮達、盒馬鮮生等眾多物流體系,謝新宇認為有的是物流平臺,有的是物流實體,各自所覆蓋的業務也有所不同,點我達所充當的角色是他們第一大的外部合作方。

          這些物流體系在阿里生態圈中,是合作中競爭,競爭中合作的狀態共存。即在阿里內部市場環境中,靠自身實力提供低成本高效率高服務質量贏得市場。在各自領域的交叉模糊地帶,形成競爭態勢,激發創新。如點我達可以發揮其末端到家配送的優勢,成為阿里生態各類到家業務觸達用戶的窗口和抓手。

          整體而言,便是各家發揮各自在鏈路、環節上的優勢,協同式發展。謝新宇總結道。

          技術驅動成即時物流背后驅動力
          即時物流存在潛大市場,2018年也成為即時物流行業融資爆發年。2018年,7月,點我達2.9億美元戰略融資;8月,閃送獲得6000萬美元D1輪融資,UU跑腿獲得2億元B輪融資,達達的5億美元的戰略融資等。但進入2019年以來,即時物流的融資聲音便少了很多。

          究其原因,謝新宇表示,不融資不是不好,而是恰恰說明,即時物流行業度過了野蠻發展、比拼資本的時期,開始進入精細化運營階段。

          前期即時物流領域資本的爆發,主要是即時物流行業發展迅速,資本市場看到了機遇,都想進入市場分一杯羹;其次,即時物流格局未定,大家想在賽道中爭奪市場頭部,需要資本支持,資本的加注能夠讓賽道選手快速奔跑,更快的看到結果;再次,行業的玩家們進行補貼戰,吸引運力,爭奪供給側,實現勞動力的遷移改造。

          如今,即時物流市場已經到了巨頭收割和格局明確的階段,各個企業開始進入集團軍作戰階段。行業中頭部企業獲得巨額資本之后,擁抱戰隊,與其他兵種協同作戰。

          不過謝新宇也強調,并不是只有即時物流領域今年融資沒有聲音,資本市場的大環境的改變也對其有一定的影響,其他行業的融資節奏也正在變得緩慢。

          整個即時物流行業格局已經開始顯現,但整個行業仍然存在多個痛點和短板。例如,價格體系、服務標準不明確,時效要求、服務質量不能夠滿足消費者等。謝新宇補充道,即時物流領域的痛點和短板不是價格方面的補貼、資本調整去改變那么簡單,這是不良性競爭。大家更應該關注背后的驅動力,通過技術和運營力量不斷迭代,提升消費者體驗,這才是產生價值的地方,也是未來即時物流行業重點關注和投入及發展的方向。

          大多數即時物流企業占據更多的市場便是一、二線城市,三、四線城市的發展是較少企業所觸及的領域。謝新宇認為,三四線城市的拓展較難主要在于,第一,即時物流的下沉開拓,取決于零售商、電商、O2O平臺的下沉拓展;第二,三四線市場用戶的消費習慣和認知需要培養,目前市場體量上無法和一二線相比;第三,路面交通、騎行路網等基礎設施需要改造和升級。點我達目前已經在很多三四線城市開展業務,如馬鞍山、惠州、常州、臨沂等地。

          最后,謝新宇也向億歐物流講述了點我達的未來發展規劃,一,接入更多的訂單量,這是點我達一直發展的主旋律。除了阿里和菜鳥生態,目前點我達一直在大力扶持其他外部渠道的訂單源和配送場景。因為訂單量多除了“量”之外,還有場景的外延,多場景綜合的運力復用,產生最好的成本和效率;二,提升運營履約能力,降低成本、提高用戶體驗質量,繼續對技術進行不斷地迭代和更新,通過技術的力量優化平臺服務能力。

          點擊閱讀原文

          第一主版小说网